挽救香港:既要救人也要治病

 网上斗牛必输原理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0-21

从这个角度看,此次“反修例事件”中暴露出来的一些行为,和“颜色革命”的某些特征相符合。在示威过程中,一些人要求西方政府进行干预,有些人要求香港回到英国统治,更有甚者破坏驻港办事处的国旗国徽。一些外国政客对香港的暴力行为发出支持鼓励的信号,一些外国机构也在暗地里扮演不光彩的角色。

“一国两制”、改革开放、香港回归,能够取得这些成就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:四十年来,我们一直保持着一个包容、沉着、自强、长远的心态。我们能借鉴香港模式发展自己的经济,也敢自信做出“五十年不变”的承诺。发展初期的包容可能是勇气,而发展起来的包容更是胸怀和境界。只有以国家的境界而非国家的力量才能疏导内地和特区的三重张力。(责任编辑:唐华)

不管香港发生什么,我们确信中央政府能完全解决香港问题,中央政府肯定能遏制住香港乱局、平息骚乱。但关键在于不仅要解决表面问题,更需要不留隐患、争取最大多数的认同,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逐步恢复香港大众对国家的认同感和对未来的信心。

香港不断爆发冲突骚乱,恶性事件层出不穷,如今反对派围堵机场喊出了“瘫痪香港”的口号,使得事件中和平示威、理性抗议的成分消失殆尽,酿成了香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暴乱。林郑月娥特首8月13日表示:过去一星期香港的危险情况,令她十分担心,有人以自由正义为名,进行大量违法行为,目无法纪,也有人为了达到摧毁法治的目的,大规模攻击法治机关。国务院港澳办指出,香港此次示威活动具备“颜色革命”某些特征,暴力乱港正将香港带入极端危险的境地。

周宇航 中国网时事评论员

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说,“颜色革命”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革命,它是指近年来西方资本主义势力利用目标国家的社会矛盾和困难,发动街头政治斗争,以达到颠覆合法政权的目的。其最明显的特征有三点:一是有西方资本主义势力插手;二是非军事战争手段;三是扶持亲西方资产阶级政权。

当前事件给香港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,仅机场停运一日空运货值损失就高达100亿港元,盈利约减少2280万港元,比起有形的经济损失,更让人担心的是香港社会的撕裂和仇恨,犹如癌症肿瘤一样难以处理。香港正在“自杀”,必须拯救香港。恶化的状况必须平息,也一定能够平息。中华人民共和国自成立之始就有能力应对各种危机,拯救香港不是难事,关键还是之后的“治病”。

香港除了要恢复社会秩序、开展对话、修补撕裂外,也要总结、正视治理国际大都市的经验和能力。为什么回归20多年了,要坚持用“一国两制”解决香港问题。就是因为内地和香港之间存在着张力。首先是内地一元社会结构与香港多元社会结构的张力;其次是内地国家意识和香港地区意识之间的张力;最后就是内地强政府和香港强社会之间的张力。

在“颜色革命”这种社会运动中,决定政权命运的因素涉及现有政权的韧性、反对力量的强弱以及国家所处国际环境等方面,而政权的韧性才是决定性的因素。如何实现市民意识与国民意识的合流,如何使香港的强社会和内地的强政府形成有效的互动,建立独特的互动模式,是提高政权韧性的重要举措,也是新时代下“一国两制”面临的新挑战。治港需要长远的眼光和心态,切忌急于求成。

“反修例事件”何以愈演愈烈?不能简单地将其归咎于经济和社会原因,事实上,香港的经济水平和社会福利并不糟糕。香港2018年的GDP总量为2.8453万亿港元,折合成人民币大约为2.5万亿人民币左右,不过香港的人口只有748万,所以其人均GDP大约为4.76万美元(32.08万人民币),即使在发达国家也是中等偏上的水平。香港的住房自有率约为50%,困难的市民可以申请公屋,商品房贷款的利率只有2%出头。全市人口中居住在劏房(香港出租房的一种)的人约在20万左右,在总人口740万人中占比约2.7%。社会保障的覆盖面也非常广,在养老、残疾、单亲、健康、低收入和失业等方面均有所涉及。

央视新闻客户端8月9日发表的《幕后黑手如何手把手教乱港分子?》一文披露,美国情报机构(CIA)长期在海外煽动“颜色革命”,他们设有专门的学校,对相关人员进行培训,手把手教反对派人士用“非暴力手段”去进行民主运动。此外,据了解,反对派和一些媒体,也得到了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机构的支持。